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94

以为要防止红颜误国的人,或明或暗的进言。赵梓砚不愿这些话影响傅言卿,也懒得和他们在这等事上争辩,当即言明,皇帝寝殿和御书房不需要用冰,全给重华殿送去,堵得一直想松自家女儿入宫的几位大臣哑口无言。他们能无理取闹说给皇后增添冰量是铺张浪费,可是陛下自个儿都给皇后了,他们还能说什么。

这让他们十分郁闷的事,传出去却让许多当初觉得荒唐的人,十分艳羡傅言卿,纵然当今陛下是女子,可是三年来各种宠爱体贴,让许多本来只是因着家中利益想入宫的女子,更是期盼着能有一日入宫,能分得一丝宠爱。毕竟,世人对于爱情,无论是男是女都着与生俱来的追求。

看着东方那缕白越发亮,随即透露出一丝红晕,琉瑜开始拿着杨柳枝,将冰水撒在寝殿内,冰块也被放在中间。

轻薄的帷帐垂下,依稀可以窥见里面绰绰约约的影子,柔软的薄被半遮半掩地盖在玲珑姣好的身体,榻上的人偏着脑袋,柔软发丝铺陈在锦被上,嘴唇轻抿,睡的正熟。而露出来的白皙肌肤上,隐隐露出几点暧昧的红痕,显然昨夜,又是一个迷乱甜蜜的夜晚。

半晌后,沉睡的人睁开了眸子,下意识看了看身侧,果然又没人了,想着昨夜她本来都已经把人撩拨地成了一滩水,结果那人低喘道:“卿儿,明日……明日早朝。”到底是心疼她,每当提这个,她都舍不得再折腾她,结果那个混蛋便不遗余力地索取,直让她哆嗦着求饶才放过她。

Loading...

如果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关闭广告屏蔽或更换浏览器再试试~

推荐使用手机百度 or UC浏览器 or 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haitang99.com

(*^__^*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